Надежда

但那时你若有些孩子尚在人世,
你就活两次:
在他身上,
在诗里。

  事实上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征兆,不像是在些好莱坞电影里导演或者说是上帝所赐予的在最糟糕的厄运前或是最浪漫的相遇前又或者是最具命运色彩的碰面前特有的感应。

  但当弗朗西斯的弯曲绻发上橡树树叶间抛下斑斓的光块在他白色球鞋鞋尖旁一块空地停留时。那个有着巧克力金黄包装纸颜色的男孩用一种独属于十七、八岁男孩儿的专业步伐――是的没错,“专业”,他每一次的抬脚和落脚与你的猜想总是不尽相同带着细微的不相符合,热情、欢快,甚至是与以上两种感觉截然不同却又万分贴合的来自于旧贵族的附属品,高傲、古板――向他走来的一瞬间,弗朗西斯感到了阵晕眩,但那被上帝编制成的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网结所压迫产生...

我的傻剑雪啊……

2018.3.18

  在看莎翁的十四行诗时,就一直想找到一句话,一个词,甚至是写上一篇冗长而又拙劣的文章来表达那种朦朦胧胧的独特感情――那种难以用言语或文字形容的感情,它卡在我的笔尖,不上不下进退为难。

  直到这些天读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看见这句话,那一瞬间,差点让我一下子蹦起来,带着云开见明月的激动使我对这句话的印象也格外深刻。

  专门在网上搜了出处,想找到更多的有关信息,但发现对它的科普实在是非常之少,仅有的一条也误认为此句是出自纳博科夫笔下。

  其实不然,纳博科夫在《洛丽塔》中的原句是  “一个抽象的观念,一幅画,斑驳的霍...

《if winter come (冬天来了)》

   月光冻铁似的嵌在窗沿上,照得人发寒,黑喙乌鸫拍打翅膀插进树丛发出的鸣叫像是白肌的媚娃伏在岸面喘息。

    这是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快一个世纪的生命中屈指可数的迷茫。他那似方头铅笔划出的瘦长躯体,甚至嘴角树皮般皱纹,连同指尖一起都在颤抖。

   邓布利多站在这间像是废弃的教室里。教室应该是已经长久没有阳光照射过,让人不由担心窗帘下是否生出了一窝狐媚子,一大团一大团黑色影子笼着石地板,墙边拥挤堆放的桌椅间这面镜子显得无比突兀,金色镜框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镜子很高,向上直立进天花板。

 ...

再次清楚的意识到了手机像素辣鸡的恐怖(抖

真•素大饼

© Надежда | Powered by LOFTER